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牵动着全国亿万人民的心。针对此次疫情,在过去近一个月的时间内,E20环境平台采访了多家环境领域标杆企业掌门人。如今,疫情已得到明显缓解,各地政府、各企业都开始了有序复工复产。为了让环境企业的疫后需求得到更好呈现,中国水网对所采访的环境企业需求进行了汇总,以期让行业更快恢复生产。
医疗垃圾(下称“医废”)由于危险性以及感染性都比较高,被国家列为危险废物。
自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以来,中央人民政府办公厅和各地政府部门就疫情发布了一系列命令、指示,多个省份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Ⅰ级响应。疫情的爆发势必给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和各类商业活动带来不同层面的影响。
2017年中国城镇人均垃圾清运量不足1千克/天(回收率不足20%),对比美国和日本的经济发达程度和循环再利用情况还有约30%的空间。
记者近日从湖北省科协了解到,因有名无实、或运行质量未得到有效保障等原因,2019年,湖北省共有96家院士专家工作站被注销或摘牌。引进人才不等于引进人名,对有名无实的工作站进行摘牌处理,不达标就撤销。
“2015年底时,我们的账上还趴着一百多亿元的现金。这两三年才开始借债的,没办法。为了资金的周转和流动,进行了一年期的信用贷款和短融,来为没有融到钱的PPP项目垫资。”张力(化名)曾在一家环保上市公司担任首席财务官,他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国家在降杠杆,但这个行业却在逼着你升杠杆。”
近几年来国家对环保异乎寻常的重视,环境质量也得到了飞跃式的改善和提升,大项目遍地开花,厂网连成串,市政基础设施建设清一色就是环保基础设施建设。本该是环保企业大放异彩的时刻,环保巨头不但缺席了,而且纷纷陷入融资难的泥潭中难以自拔。
民企“卖身”,很大原因是融资难。2018年环保上市公司的整体跌幅达到50%左右,在A股所有板块中名列倒数第二。2019年同样不乐观,到目前为止环保板块跌幅约5%,而同期上证指数则是上涨16%,相差了约20%,远远落后于整个大势。
从2018年开始,不少民营环保企业陷入财务困局。根据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数据统计,在100多家环境上市公司里,一年多来大约有近20家公司碰到了资金难题,包括东方园林、启迪桑德、碧水源等头部环保民企,他们或引入国资背景的战略投资,或出让控股权,靠“卖身”才得以暂时脱困。
1 2 3 4 5 ... 26
相关搜索
颁布时间